图片
译者 | 核子可乐
策划 | 刘燕
时至今日,开源商业模式的发展之路仍然步履维艰。

作为一款易于上手的新兴编程语言,LiveCode 在 2014 年通过众筹成功开源之后,由于多数客户免费使用而财力不继、最终被迫回归闭源状态。

LiveCode 宣布回归闭源状态

遵循 GPLv3 开源许可的 LiveCode 社区已经在 GitHub 发布最终归档版本,后续开发将重新回归闭源方式。

在官方公告中,LiveCode CEO Kevin Miller 表示,“LiveCode 项目中 99% 的开发工作是由内部团队完成的。目前社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用户在使用免费的开源版本,有限的回报令我们无法继续承担高昂的项目维护成本。”

新的订阅模式按平台计费,每个平台的起价为每月 7.99 英镑再加上增值税,但订阅中断则应用程序也将无法运行;另一个选项则是独立的应用程序构建平台,每年使用价格为 239 英镑再加增值税。

图片LiveCode CEO Kevin Mitchell 向开源用户公布这个无奈的决定。

Miller 补充道,“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 LiveCode 的商业模式问题。我们以开源平台的身份度过了八年时光……在此期间,用户群体持续增长,也感谢部分使用者为平台的发展做出贡献。但大多数用户仍然转向了开源版本,导致我们得不到维持平台继续发展所必需的资源。”

Miller 还提到,“如果您是我们的开源老用户,而且真的负担不起商业许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想办法帮助您解决问题。”

8 年前,LiveCode 曾为开源众筹 50 万英镑

LiveCode 是一套快速应用程序开发环境,最初受到 HyperCard 的启发 — 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兴盛于 Mac 上的脚本环境。

这套开发系统于 2001 年刚推出时曾被定名为 Revolution,但同年即改名为 LiveCode。支持项目运营的企业为位于爱丁堡的 Runtime Revolultion 公司,简称 RunRev;公司随后于 2015 年更名为 LiveCode,与项目名称保持统一。

这家公司给苏格兰的计算机科学教育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 2013 年的 Kickstarter 众筹公告中,该公司表示“苏格兰近四分之一的中学正在使用 LiveCode 进行教学。”

LiveCode 能够创建可在 Windows、Mac、Linux(包括 Raspberry Pi)、iOS、Android 以及 Web 等平台上运行的应用程序。LiveCode 的语法类似于英语,这是因为该公司认为“在其他语言中,每添加一个分号或者括号都有可能引入潜在的错误。”

2013 年,RunRev 启动了 Kickstarter 众筹项目,希望为 LiveCode 的全面开源收集资源。宣传公告提到,“我们的愿景,是打造免费且开源的下一代 LiveCode。它将运行在每一种流行的平台和设备上,允许用户使用英语编写程序。通过开放,它的英语语言编程功能将可以扩展至一切计算问题,由此开辟出一片前所未有的新天地。”

当时,项目还计划引入一个新的可视化编辑器。最终,他们在 Kickstart 上筹集到近 50 万英镑,远高于最初目标 35 万英镑。

缺少收益终究难以为继,被迫商业化转型

为什么别的平台能开源,而 LiveCode 就不行?Miller 在采访中表示,“LiveCode 高度关注易用性。我们的基本思路是,应该用尽可能接近英语的语法实现应用程序编写……最好不要让内存管理之类的细节以及低级语言的那些复杂机制影响到普通用户。”

“作为开源项目,LiveCode 引擎本身是用 C/C++ 编写而成,因此我们特别理解这种低级语言给大多数用户群体造成的「心理阴影」。”

但正是这种易用性,导致社区当中有能力贡献的用户比例过低。Miller 坦言,社区中确实有一些 C++ 开发者,但“数量还不够”。

Miller 提到,虽然 Kickstarter 带来的众筹资金非常可观,但仍不足以维持这个项目。“即使是在如此成功的一轮 Kickstarter 当中,获得的资金也达不到以往一年的正常收入。”

他感叹道,“这八年来,我们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如果大家想用,所有开源时期的成果都将继续公开。”

那么当初的资助者们,会不会对自己信任的项目重新回归闭源感到失望?“是的,有些人确实觉得失望。”

“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快速适应了平台的商业化转型,他们希望我们赚到钱,然后推动 LiveCode 快速发展。”

在采访中,他还表示这种订阅模式会带来收入先高后低的问题。因为需要商业使用的客户在付费方面更果断,其他用户的后续付费就只能算是“细水长流”的小滋润了。

那么,LiveCode 项目会不会就此分叉?“有过这方面的讨论,如果能实现也是好事。但我认为八年的开源都没有分叉,现在要突然搞成恐怕难度很大。”

根据 Miller 的总结,“我们真心诚意想让大家都用上 LiveCode。”确实,开源为 LiveCode 赢得了更庞大的客户群体,但在转为收费后部分用户可能逐渐流失。但他们只是一家小公司,没办法像大型企业那样单凭许可和条款方面的调整就获得可观的收入提升。总而言之,令人遗憾,但又完全可以理解。

作者 ai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