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图片
整理 | 核子可乐、钰莹
近日,一位名叫 Louis Barclay 的开发者表示自己遭到了 Facebook 的疯狂打压,并收到了对方向其发送的警告函,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一切的源头是 Louis Barclay 开发了一个名为 Unfollow Everything 的浏览器扩展插件,允许用户通过取消关注好友、群组及页面来删除自己的 News Feed。
因开发”取消所有关注”工具
被 Facebook“封杀”

如果有用户开发出一款降低 Facebook 成瘾的工具,一款帮助他人尽享 Facebook 积极功能、但又限制他们接触其中消极功能的工具,Facebook 究竟会做何回应?

Louis Barclay 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他就开发了这样一款工具,并遭到了 Facebook 的疯狂打压。今年夏天,Facebook 向其发出一封警告函,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他们永久封禁了 Louis Barclay 的 Facebook 与 Instagram 账户,还要求其承诺不再开发任何与 Facebook 或者旗下其他服务进行交互的工具。

这款名为 Unfollow Everything 的浏览器扩展插件,允许用户通过取消关注好友、群组及页面来删除自己的 News Feed。用过 Facebook 的朋友都知道,News Feed 新闻提要是那种永远刷不完的页面,会在用户登录时展示最合大家胃口的内容(名曰:个性化推荐)。它不仅是 Facebook 的核心枢纽,也是社交媒体赚取收入的主要来源。

根据举报者做出的陈述,用户在平台上花费的时间将被转化为广告的观看次数与点击量,这又反过来转化成 Facebook 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于是 News Feed 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人们每天连续几个小时粘在平台上;如果没有它,用户在网络上花费的时间会大大减少。几年前,Louis Barclay 第一次有了开发 Unfollow Everything 的念头,当时他意识到大多数人其实根本不需要 News Feed 这种害人的东西。只要取消掉一切关注(好友、群组与页面),动态消息就会始终为空。

Louis Barclay 第一次取关操作是手动完成的,前后花了几个小时通过 Facebook 提供的按钮在每个好友、群组与页面上单击“取消关注”。因为意识到其他人也面对着类似的麻烦,所以他编写了一款简单工具来自动化整个过程。2020 年 7 月,Louis Barclay 把这个扩展发布到 Chrome 商店,人们可以在这里免费下载。

在此之后,Unfollow Everything 就开始快速起飞。人们喜欢这款小工具,成千上万的用户在它的帮助下摆脱了 News Feed,并在评论中写道“多亏有你,我终于告别了 Facebook 上瘾问题!”Louis Barclay 还收到人们发来的电子邮件,他们说这款工具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但就在几个月前,Facebook 突然向 Louis Barclay 发出警告函,要求下架 Unfollow Everything 工具。信中提到,他们已经永久封禁了 Louis Barclay 的 Facebook 账户——这个账户 Louis Barclay 已经用了 15 年以上,也在靠它与全球各地的家人和好友保持联系。Facebook 提到,他们的服务条款中有一项专门用于约束当前甚至是前 Facebook 用户,并要求 Louis Barclay 承诺不再开发任何与 Facebook 或者旗下其他服务进行交互的工具。

这些要求在 Louis Barclay 看来非常离谱。随后,Louis Barclay 向英国以及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协会的律师咨询求助,对方也感觉 Facebook 简直疯了心。很遗憾,就算 Louis Barclay 认为道理站在自己这一边,其能选择的应对手段仍然不多。Louis Barclay 是英国公民,所以对 Facebook 的诉讼很可能会在英国法院进行。一旦败诉,Louis Barclay 需要承担 Facebook 一方的诉讼费用。Facebook 是一家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公司,Louis Barclay 自认无法承受这种风险,于是 Unfollow Everything 从此人间蒸发,这对用户们很不公平。

Louis Barclay 当然不是唯一身陷此类困境的开发者。Facebook 的服务条款越来越冗长,其中罗列出种种用于打压研究、阻止用户控制自有数据及平台体验的要求。就在去年夏天,Facebook 还推出了 Friendly——这是一款网络浏览器,允许用户在不同社交媒体账户之间切换,更轻松地下载或重新发布照片与视频,并按关键字过滤自己的内容。

Louis Barclay 认为:

Facebook 的种种行径不仅是在破坏竞争,更是在破坏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他们以平台自身的必要性为基础,把我们牢牢锁定在平台当中,再借此阻止我们其他合理的使用选择——他们的恶行不止于打压 Unfollow Everything 这样的小工具,还会在平台的设计与功能层面引入种种极具诱导性的元素。最后的输家永远是用户,他们在 Facebook 上浪费的数十亿小时本身就代表着难以估量的成本损失。

如果立法者与监管机构希望帮助用户对抗这些科技巨头,首先需要解决平台阻碍用户做出选择的行为,包括严肃整治服务条款。平台不该对那些向用户赋予权力的研究人员与开发人员施以诉讼与账户封禁的威胁——但从个人经历出发,他们明显有能力、而且正在这么干。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也许这种阻碍公共服务工具开发的行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我仍在寻求其他方法帮助人们减少对 Facebook 的依赖性。但平心而论,我也要感谢 Facebook 的“雷霆手段”,毕竟现在我自己的社交媒体依赖症已经被彻底治愈了。

“不太平”的 Facebook

最近几年,Facebook 频繁因为各种问题进入公众视野,除了与开发者的冲突,还面临着各国家的隐私问题调查及反垄断调查,并于近日接连发生两起重大宕机事故。

美国东部时间 10 月 4 日上午 11 点 39 分左右,美国社交媒体 Facebook、Instagram 和即时通讯软件 WhatsApp 出现大规模宕机,此次宕机长达近 7 个小时,刷新了 Facebook 自 2008 年以来的最长宕机时长。

美国互联网监控网站 DownDectors 的监控情况显示,Facebook 在欧洲、美洲、大洋洲几乎是完全下线,在亚洲的日本、韩国、印度等国也无法访问。据悉,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enger 两款“微信”类即时通信产品,分别在全球范围拥有 20 亿用户和 13 亿用户,社交平台 Instagram 用户数也达到了 10 亿用户。

除了让数十亿用户陷入困境之外, Facebook 服务中断还使其员工无法使用内部工具相互交流。Facebook 的电子邮件和工具都是企业内部管理的,Facebook 很多员工也无法正常工作。

昨天,Facebook 遭遇了本周的第二次全球性宕机事故。Facebook 为周五这两小时的服务中断向用户道歉,并把原因归结于又一次的错误配置改变。

一周发生两次全球性的宕机事故,Facebook 被网友嘲笑一周只工作三天,周一和周五休息。

接连发生的宕机事件也让身处反垄断调查的 Facebook 雪上加霜。

美国国会众议院成员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表示,Facebook 爆发大规模宕机事故,凸显出该公司在全球通信和其他服务领域的垄断地位。其在推特上表示,Facebook 周一发生的大规模宕机事故是对该公司垄断全球通讯和其他服务的一次提醒,再次表明 Facebook 应该被分拆。

作者 aifor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